张元素的组方理论有何独到之处?_健康频道_东方资讯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 2021-01-11浏览次数:

笔者认为:张氏并不排斥古方,对于确有效验的古方,都会取而用之,除仲景方以外,历代名家之方,亦多采用。如钱乙的五脏补泻各方,如地黄丸、安神丸、泻青丸、导赤散、益黄散、泻白散等方,张氏多采用。刘完素的防风通圣散、天水散、三一承气汤,也为张氏所喜用。

张氏在药物气味与病机协调的前提下,根据《素问?至真要大论》六气之邪内淫而病来拟订制方原则。

【文中素材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】

张氏根据《内经》的制方原则,参考历代名方,结合自己的临床经验,发展了制方的理论,创制了许多新方,对后世有很大的影响。其弟子李东垣、王好古,以及东垣弟子罗天益,他们在制方遗药上造诣颇深,并各有建树,这和张氏“家法”是分不开的。

当归拈痛汤,治湿热为病,www.58000111.com,肢节烦痛,肩背沉重,胸膈不利,遍身疼,下注于胫,肿痛不可忍。《本草经》云:湿淫于内,治以苦温。羌活苦辛,透关利节而胜湿;防风甘辛,温散经络中留湿,故以为君。水性润下,升麻、葛根苦辛平,味之薄者,阴中之阳,引而上行,以苦发之也。白术苦甘温,和中除湿;苍术体轻浮,气力雄壮,能去皮肤、腠理之湿,故以为臣。血壅而不流则痛,当归身辛温以散之,使气血各有所归。人参、甘草甘温,补脾养正气,使苦药不能伤胃。仲景云:湿热相合,肢节烦痛。苦参、黄芩、知母、茵陈者,乃苦以泄之也。凡酒制药,以为因用。治湿不利小便,非其治也。猪苓甘温平,泽泻咸平,多吃6类食物朔造完美胸部_39健康网_女性,淡以渗之,又能导其留饮,故以为佐。气味相合,上下分消,其湿气得以宣通矣。

他分析说:“酸、苦、甘、辛、咸,即肝木、心火、脾土、肺金、肾水之体也。四时之变,五行化生,各顺其道,违则病生。圣人设法以制其变,谓如风淫于内,即是肝木失常也,火随而炽,治以辛凉,是谓辛金克其木,凉水沃其火也。其治法例皆如此。”

以当归拈痛汤为例,来说明上述制方原则的实用性和指导意义。

一.六气内淫制方大法

以上制方大法,是根据《内经?至真要大论》“在泉治法” 而制订的。

张元素在制方上大胆创新,不拘泥于古方,而且还每参以五运六气之说。他说:“运气不齐,古今异规,古方新病,不相能也。”并以“自为家法,不用古方”闻名于后世。在制方大法和创制新方方面,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
张氏不泥于古方,却在古方大法的原则下,另辟新径,创制新方。如九味羌活汤,是张氏针对仲景桂枝、麻黄二汤的主证所制定的四时发散通剂,以使人不犯三阳禁忌,本方不但独捷于解利,治疗杂病亦有很高效果。又如加减白通汤,是根据仲景白通、理中二方化裁而来。白通善通少阴之阳,理中善补太阴之虚。临证时少阴寒厥与太阴吐利,往往同时并见,而难以截然分开。张氏窥透此点,便复合二方为如减白通汤,以治太少二阴之虚寒;犹恐力不胜任,又取半夏苦辛温胃以燥内湿,生姜辛温走表以祛外湿,更用官桂、草豆蔻气之厚者佐姜附以回脾肾之阳。立方本意,确实发挥了《内经》“寒淫于内,拾以甘热”,“温淫于内,治以苦热”以及“补下治下治以急,急则气味厚"的原则。从此看出张氏化裁古方的匠心妙法。

风制法:肝、木、酸,春生之道也,失常则病矣。风淫于内,治以辛凉,佐以苦甘,以甘缓之,以辛散之。暑制法:心、火、苦,夏长之道也,失常则病矣。热淫于内,治以咸寒,佐以甘苦,以酸收之,以苦发之。湿制法:脾,土,甘,中央化成之道也,失常则病矣。湿淫于内,治以苦热,佐以咸淡,以苦燥之,以淡泄之。燥制法:肺,金,辛,秋收之道也,失常则病矣。燥淫于内,治以苦温,佐以甘辛,以辛润之,以苦下之。寒制法:肾,水,咸,冬藏之道也,失常则病矣。寒淫于内,治以甘热,佐以苦辛,以辛散之,以苦坚之。

二.师古法创新方